大科爱吃肉

以后吃素

被埋藏了这么多年,你一定怕死了这个世界。

薛之谦的事情没有关注太多,只是看到一群人捧,然后一群人骂,紧接着捧的人和骂的人一起骂。我不太懂这世界,我不想看到这些。但我想,今天能够这样,以前一定也是这样。几千年都过来,我不适应,就不看吧。


薛火之前,一直在听他的歌。只是有一天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听《演员》,都在听《丑八怪》。才知道他火了,然后,歌曲目录中他的歌,就一直没听了。


上周看到室友的弟弟在听《别》,还在笑这是薛在为自己说话吗?毕竟听说人品出了问题,弥补肯定是要做的呀。今天就因为这首歌而心酸了。不为歌好听——我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,顶多是借着旋律衍生莫名的情绪。


促使我写这篇文章的,一是之前在知乎看到一个答主讲薛的:被埋藏多年,暗沉的艺人,突然找到机会重新出现在众人视野中。二是,听到这个“别”字被唱出来,扯出了一些回忆,一些频繁想起的经历。


在偌大的,喧闹的城市六个月,独自在一个冰冷的隔断房里。


那时,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一天只说一句话:“一张饼”。五包装的泡面,吃的消瘦,吃的吐,吃的胃疼。天冷呀,被子是温的,身子底下都是凉的。一宿睡不着。而阳台对面,一家人在围着电磁炉吃火锅。而14层高的冷风,就那样肆无忌惮的从窗户缝隙里吹进来——不管我是不是在无助的哭。


从炎热,到寒冷。


那段时间,不照镜子的(以前也不爱照)。其实不用看自己,就知道眼睛里已经满是灰暗。很努力也不能怎样——这样的感受根本不是成长或者“我曾经几年都吃泡面”就可以过去的。


人们向来残忍,罪恶,而同时不自知。


贬低别人受到的苦痛,已经是条件反射要做的事情了。可这实在是残忍和冰冷。


感受到被抛弃,被隔离,就无法安稳的睡觉了。这世界,太小,小到连一颗心都盛不下;又太大,一个冬天的雪,都可以容纳。


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我得到另一种解读:人生之初得到温柔和善良,以后的人生,就会充满爱意和温暖;人生之初得到冰冷对待和轻视漠然,以后的人生就到处小心胆怯,畏惧失去。



胆怯是不安稳的,是无法睡着的,是要在深夜发抖的。



被埋藏了这么多年,你一定怕死了这个世界。
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1 Zero

京ICP备17062387号